ase2| 7pf5| b1zn| fx3t| a88k| z5jt| hv7j| rn3h| npbh| e4g2| jhzz| dljh| x31f| p9zb| 5v5b| z73p| ymm2| hnvf| n579| 7xpl| d99j| kaqm| xjfn| kaqm| f1bx| p9nd| 593t| 3dht| ftr5| 795b| 3t1n| ff79| 777z| h69t| wim4| bxrv| n17n| hvjx| z9lj| 915p| l13r| t3p5| 5tr3| zf7h| 1959| 775n| 9b1x| 7r7v| z5p5| 9vtd| 13x7| 5jj1| pxnr| fj7d| d75x| dlv5| p3dp| x3d5| nb53| fzll| lr1z| d53x| 2w64| 9l3f| xnzd| r5dx| ug20| v3r9| ma6s| f9l9| tp95| u0as| j3bb| 5fd1| 319t| qq2e| e6uc| d53x| uk6a| rvx5| 93pt| fh31| r1nt| eqiu| ln37| 1d9n| 1lh1| d7nt| dvh3| xc5i| e4g2| d19r| yqm2| 4eei| 33tj| o4ga| 17j3| tx15| zl51| n1vr|
欢迎您的到来,请注册 哇!繁體版
全本免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要离刺荆轲 > 我要做门阀

第三百七十节 重赏 文 / 要离刺荆轲

    对于张越来说,捐献白纸制造工艺,是早就想好的事情——甚至在当初他还是布衣之时,就是打着献白纸之法以谋官职爵位的主意。(免费全本小说щWW.YZNN.COm)

    造纸术的技术,说白了,就是一层窗户纸。

    只要有人发明了造纸术,很快就会出现无数山寨产品。

    除非,他能忍得住不将这个技术大规模应用,将所有工序掌握在自己手里。

    不然的话……

    迟则两三年,短则三五月,就会被人学走。

    纵然他费尽心思,千方百计的真的保守住了秘密,靠着这个东西赚到了大钱。

    但是……

    这又有鸟用?

    攒下亿万身家,也不过是等到将来,死的哪一天,在尸体上裹上一层金缕玉衣而已。

    而将白纸献给国家。

    他失去的只是一些无用的黄金,而他得到的会是整个世界!

    汉人歧视、看不起宦官。

    但蔡伦改进造纸术,却令他以宦官封侯!

    而他现在搞出来的,却是比蔡伦的纸还要先进几倍的实用纸。

    毋庸置疑!

    纸,会变成他的护身符。

    等到天下士大夫们人人都是用他发明改进的纸张书写文字、获取知识之日。

    他的地位,恐怕将超过整个汉季的文人。

    逼格至少也是荀子、孟子那个级别。

    这可比黄金有用多了!

    是故,张越真是毫不犹豫,毫不留恋的从怀中取出一份早就抄写好的‘造纸工艺’,呈在手上,拜道:“此臣所记录的造纸工序,请陛下转呈少府……”

    至于赏赐?

    张越长身拜道:“陛下若真要赏臣,那臣请陛下,令廷尉制法,将造纸之术及其相关文字,列为汉家机密,敢有外泄四夷者族!令边塞关津,严查任何夹带造纸之法、工匠出塞之人!”

    限制和禁止造纸术、印刷术流传出外,这不仅仅是为了让欧陆和西方在中世纪的泥潭里多挣扎几百年(反正他们有信仰就可以了,难道不是吗?何必去惊醒人家的美梦?),更是为了人类这个物种!

    这个地球,资源有限,空间有限。

    在张越穿越而来的那个世界,因为列国纷争,相互竞争,使得地球资源被分散。

    于是明明在五十年代就能登月的人类,到了新世纪,居然还被禁锢在地球上。

    别说月球了,新世纪的头二十年,人类连将宇航员发射到太空的技术,也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掌握。

    至于曾经在科幻小说里,描述过无数的火星登陆,依然停留在科幻小说中。

    以那样的发展速度和这个宇宙的浩瀚无垠,恐怕人类即使将地球资源耗尽,也飞不出太阳系……

    一旦资源耗尽,人类这个物种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与其让人将资源浪费,空置。

    不如,由诸夏民族承载起这个伟大的使命!

    张越相信,若诸夏民族能顺利进入工业时代。

    以诸夏人民的勤劳勇敢和智慧,必将飞出太阳系。

    到那个时候,再将先王的智慧与仁德,教育给欧陆蛮子,教化他们,岂不是更妙?

    至于自私?

    谁不自私呢?!

    天子听着,却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公羊学派的思想,素来就是内诸夏外夷狄,内王外霸之道。

    所谓夷狄,在公羊学者眼里,其实就是两条腿走路的禽兽。

    对于禽兽,他们压根就没有考虑过教化这种事情。

    是故,天子甚至觉得,张越真是高风亮节,一心为国,心里面更是得意万分,对神君更是佩服不已,深深觉得神君真是有灵啊!

    看来下次去寿宫的时候,得与神君多唠叨几日了。

    “卿所请之事,朕准了……”摸着手里的白纸,接过张越敬献的‘造纸工序’之册,翻看来一看,这位陛下的眼睛立刻就亮了——因为张越将造纸工序写在白纸上,不止写,他还画了许多示意图。

    只是微微一看,天子就满意极了。

    文字与图画被写在纸上,比写在帛书上还要清晰。

    所以……

    这白纸买卖大有可为啊!

    更紧要的是……

    如此轻便和好用的纸张的出世,是不是也可以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他的统治得到了某些认可?

    天下士大夫们,难道不应该因为此事而来吹捧、褒扬一下他吗?

    再看被记录在纸上的工序,简明意骇,即使是他,恐怕只要照着这上面的步骤去做,也能造出白纸!

    这样想着,他便吩咐道:“来人,去给朕传召少府卿,命少府卿立刻来见朕!”

    “诺!”立刻有人领命而去。

    然后,他就看向张越,道:“卿献此奇术,有功社稷,卿虽自矜,但朕却不能不赏!”

    见到张越似乎想要推拒,他便起身道:“卿勿要再推辞了!赏功罚过,此国家所以长治久安也,况,若卿不受赏,以后天下还有谁愿向国家尽忠、奉献?”

    “子贡赎人,孔子非之,子路拯溺得牛,孔子美之!”

    “卿当学子路,不要学子贡!”天子语重心长的对张越说道。

    张越闻言,便顺水推舟,拜道:“臣尽唯陛下是从!”

    天子却是想了想,他这个人,对于自己喜欢的人,素来大方无比,毫不吝啬。

    而这献造纸之术的功劳,按照制度来看,至少也能拜为两千石——当年卜式献其财产,就被他提拔重用,以布衣而至三公。

    只是……

    若现在就将张越拔得太高,不利于将来啊。

    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事情,笑着道:“这样罢!朕闻卿与卿兄感情甚密。而卿兄早亡无后,卿想必十分遗憾……朕便重赏卿兄,懋其神灵,封卿兄张安为……”

    他想了想,似乎是回忆了一下关中地区的政区,然后道:“封卿兄为奉文君!卿将来若成家立业,有所子嗣,朕特许卿自诸子之中择一人,以嗣卿兄香火,承其家业!”

    张越听着,立刻就俯首拜道:“陛下隆恩,臣代亡兄谢之!”

    说着就重重的磕头再拜,身体甚至忍不住的抽泣起来。

    这是来自原主身心的感激和感谢!

    汉季士大夫,最恐惧的事情,莫过于绝后。

    绝后的贵族士大夫们,在死的那日,甚至有人曾流出血泪。

    汉人信奉人死而有灵,故侍死如奉生,厚葬成风。

    而无后之人,下葬之后,就几乎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没有祭祀,成为孤魂野鬼,失去纪念,没有血食,最终连史书都淡忘了他。

    而君王对于臣子最大的恩典,由此而生。

    许其兄弟,过继一子,承其香火。

    这叫兴灭国、继绝世。

    春秋之大义,人主之隆恩!

    当然,这只针对贵族士大夫,普通老百姓,各种收继子侄,是合法行为。

    独贵族士大夫的传续,有严格的制度规定。

    像是列侯要承爵必须是嫡子!

    若无嫡子,则被视为亡嗣。

    同样,诸侯王也是如此。

    而汉兴百年,能被天子嘉恩,死后准许从子侄里挑选一人承嗣香火的列侯贵族,仅得聊聊数人。

    翻开《汉书》《史记》的历代功臣公侯表,就能看到数十个被标记‘绝嗣’‘亡嗣’的列侯。

    而被或许从子侄中过继的人,只有几个。

    霍光一生辛苦,最大的追求,只是想将自己的儿子过继一个给霍去病,让其承嗣亡兄香火。

    他努力了数十年,才在宣帝时,因为有拥立、定策之功,而终于实现心愿。

    由此可想而知,这样的赏赐有多重!多么的稀有!

    一代天子也未必会赐下一次这样的诏命!

    更别提追赐爵位了!

    对于汉人而言,这意味着,死去的先人的灵魂,从无穷苦痛和折磨之中得到拯救。

    亡故之人身上的耻辱,被清洗。

    他重新变成了一个人,一个家族的始祖。

    从此子子孙孙无穷尽。

    对于张越来说,再没有比这样的恩赏,更令人心动和感激的了。

    尤其是对于他内心深处残留的最后几丝原主的执念来说。

    这是天籁之音,是救赎之音。

    他从此将了无牵挂。

    随着张越的抽泣,那最后的几丝执念,化作一股温暖,沁入他的身体之中。

    思维深处的黄石,因此颤动起来,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泽,似乎解锁了某个功能。

    只是张越现在无暇去查看。

    …………………………………………

    天子看着激动的已经泣不成声,趴在地上,哭的和孩子一样的张越,在心里也很是感触,他也想起了自己的兄弟们。

    先帝有十三子,到现在,诸兄弟皆死。其中,临江哀王、江都易王、胶西于王更是亡嗣国废。

    想起当年年幼时兄长们的音容笑貌,他也有所感伤。

    “手足之情,骨肉之盟,诚可感人也”他心里叹息着,感慨着。

    便在心里想着:“朕或许该从诸王兄弟子嗣之中,择一二,以嗣诸王之祀……”

    特别是胶西于王刘端,虽然性格乖戾,但其实他一直很心疼这个长兄,所以无论他闯了多大祸,都特别加以宽宥。

    这三位兄长虽然没有儿子……

    但是……

    天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不要忘了,他有一个兄长,儿子特别多,多到他自己都记不住的地步。

    那就是中山靖王刘胜!

    从胜子子孙之中选几个人,去承嗣他们的叔伯祖之封国。

    这个主意或许不错!
全本小说网欢迎您!WWW.YZNN.COM T1706231537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Copyright©2014 全本小说网(www.yznn.com)拒绝弹窗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