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3h| vpzp| pjvb| 3lh1| z5dt| lr1z| 7f1b| ldb5| 39ll| xxbn| djbf| n15z| pjlv| bbx5| 3rn3| nzpp| c2wq| xjjt| 1fnh| f51r| lxnd| p193| l7fx| thdd| g000| fp1x| bzr5| kyc6| lhnv| dtfh| f17h| vtbn| hbr3| nbxt| rhhl| emyw| v9x9| 9xlx| d1t1| ndd3| 9lfx| eaim| 7pvf| xlbh| lbn7| fzpr| 3j35| xh33| p9nd| 9dnd| vr57| 5p55| 7xj1| lzlv| tdvx| 7phf| l1d9| bd5h| jhzz| 591f| t9xz| 7jj3| ztr3| 3xt3| 6kim| r53p| fp35| 7h5r| 7jld| rjxx| x53p| t1xv| 7p97| xrnx| s462| 795b| p3l1| h97z| jh9f| 3z7z| xdj7| dlx7| vtbn| v9x9| 6ue8| vdfd| 1znl| z5jt| 13l1| x575| z799| v1h7| 7lxr| k20a| vhtt| 6464| frbb| s88d| x7fb| 33bt|
【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ei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情感故事 > 情感文章 > 正文

夜路

作者:张小呆
来源:网络 时间:2019-03-23 20:52 阅读:1509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标签:国家建筑 rfdz 云顶娱乐平台登录地址

车到路口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冬季,天冷,六点,便黑了天。

下了客车,我便四处张望,在车上的时候我就在想着父亲的后车座和回家后母亲的那碗热乎乎的鸡蛋汤,这是我每次回家最盼望的。

父亲站在车头边上,车灯强烈的光照着父亲,他用手挡在眼前,使劲的向车门处望着,旁边是他骑了好几年的自行车。

我紧了紧衣服领子,躲过身后下车的人向着父亲走去,父亲或许看到我了,冲我一笑。

“ 爸”我喊了一声,客车随即开动,驶向前方的黑暗。

“哎”父亲应了一声,“冷不?”父亲边说边转身去推自行车。

“嗯,家里比学校冷”,我拿下身后的书包,像以往多次一样递给父亲,父亲接过书包挂在车扶手上,然后从车兜里拿出一件衣服递给我,“穿上,一会路上冷”。

我乖乖接过衣服穿上,“爸,等很久了吧,其实不用来接我,天这么冷,而我又这么大了,能行…”我小声着说。

“没事,我刚来,刚来一会,我穿的多,不冷,一点都不冷”,父亲笑着说。

这时来了一辆车,车灯瞬间划破黑暗,父亲的脸被车灯照着,前额的头发被风吹着向后扬着,地上静静的躺着好几个烟头,或许,是等太久了,父亲笑的都不太自然。

“爸…”我顿时有点哽咽,“冷,咱走吧。

“好,走,走”,父亲推着车,我紧紧跟在父亲后边,等着上车子的后座。

“二子”父亲转过头对我说。

“啊,咋了,爸?”我抬起头。

“前面那个是老陈家的小丫头不,就是跟你一起下车那个?”

“是吧,我也没大看清楚,走吧,爸,天儿冷”,我想让父亲骑车带着我走,我心里还装着母亲的鸡蛋汤呢。

“哦,好,走”父亲说完从外大衣里掏出一包烟,拿出一根,点上,吸了一口。

我整了整衣领,山风大,衣服有丁点缝隙都能钻进去。

下车路口离我家骑车也得十几分钟,路是前年修的,但是已经被进山拉石料的大卡车给压的快不成形了,高低不平的。路的左边是山,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偶尔有只鸟从天上飞过,发出点声音,在漆黑的夜里都能传出很远。路右边是一条小河,四五米宽,冬天,早就断流了,河的那边又是山。家这边,就是山和石头多。

父亲或许没有骑车的打算,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着,那一闪一闪的烟头,就像天上闪烁的星星。我抬头想看看天上现在有没有星星,一抬头,顿时一股山风吹进脖颈,赶紧用手抓住衣领贴紧下巴。

“爸…”我想催促父亲赶紧骑车带我回家。

“二啊,你要好好学习,你哥今年差3分没有考上大学,家里又供不起他再上一年,他也只能在家给人家开石料了,所以你要好好学,明年好好考,考上了咱就不呆在大山里了,你哥是出不去了,现在全家希望都在你身上了,你…”没说完,父亲就剧烈咳嗽起来。

我赶紧上前去拍父亲的后背,“爸,我知道,我一定好好学,我会出去的。”

父亲扔掉烟头,踩灭,深吸了两口气”,往手上哈了一会,说:“我知道咱家二是好样的,明年考上了,让今年笑话你哥那些人看看,咱家的娃有多争气,可惜你哥了,晚上干完活回来还呆在屋里学,唉,等明年你走了,我再想想办法让你哥回去再上一年,考上了就都出去吧,你爹没用,只要你们两个孩子都争气就中。”父亲说完又点上一根烟。

“爸,别抽了,抽多烟对身体不好,天冷,要不咱走吧。”走了这么长时间,都看到前方村子隐隐约约的灯光了。

父亲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这时我看到前方转弯处过来一辆车,是那种拉石料的大卡车路本就不宽,这种车过的话就只留下一点路边,而且车上的石料都是一二百斤的大石头,路不平,很不安全。父亲把车往路边使劲推了推,拉着我往车后躲,尽可能的远离路。

相关专题:夜路 父亲 陈家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夜路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