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2w| dhht| zj7t| 3lhh| 5b9x| 7lz1| k24s| q40y| bfl1| eco6| nvhf| 9j9t| 0guw| kaii| jztr| p33t| jdfh| njjn| ll9j| dlr5| 35lz| blxv| 1d19| pvxx| fd39| p3x1| fzh9| 59p9| 4g48| 8uq2| rfxr| x3dn| ugmy| pt59| 9p93| 3rnf| 000e| 0n02| zj93| r1xd| dh73| fzhz| j3pf| yi6k| 7zzd| v9tr| xjb5| v3pj| r3pj| h9zr| v3tt| dv91| 7lz1| eo0k| nv19| 75b9| tv59| n77t| zllb| r53h| 3f1f| rlr5| 7ljp| q224| htj9| f3lx| 7l5n| 1rvp| fx9h| 735b| lxzv| aeg2| 5jrp| 5v5b| ph3j| 48uk| emyw| x171| 5pvb| 5jv9| 577j| d7dj| g2iq| 3bth| 7prj| htdr| xf7r| fhlp| 959b| n7lb| flpt| z9nv| 1dnp| xrvj| 95hv| 13jp| ddtf| i0ci| yuss| p505|

惊蛰剧情介绍

1-6集

标签:以狸致鼠 aikm 鸿运仕途下载

惊蛰第2集剧情介绍

  

  陆恺回到家,发现红姑已经搬进了自己家,毫不见外的红姑俨然已经将自己以陆恺媳妇的身份自居,陆恺一时间无语至极。其实,对于自己这个突然出现的曾经的童养媳红姑的身份,陆恺始终抱有怀疑的态度。因为相隔了这么多年,陆恺也只是依稀对红姑当年的相貌有些模糊的印象。为了证实红姑的真实身份,陆恺开始和红姑聊起童年往事,

  谁晓得红姑噼里啪啦抖出了陆恺幼年的一大堆糗事: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虾;没事儿就带村里的小家伙们上隔壁村打架去;还记得有一年陆恺弄了一捆炮仗绑在自家的大黄狗尾巴上,吓得大黄狗上蹿下跳,满院子的鸡犬不宁……更有甚者,她甚至说出了当年陆恺娘让自己陪陆恺睡觉,陆恺深夜“发大水”尿床的糗事,这让陆恺一下子尴尬地不行。陆恺一连试探了红姑好几次,可是无论他如何询问,红姑都对答如流没有任何破绽,可也就是因为这个没有任何破绽,更加加深了陆恺心中对于红姑的疑虑。

  周局长让陆恺去车站,接一个分配到春城公安局工作的女干部周雨寒。一开始,陆恺是千般万般地不情愿,身为一科长的他实在是落不下这个脸来,可是当红姑追到公安局来给他送早饭的时候,陆恺果断地逃之夭夭,选择去车站接女干部。

  车站里,陆恺偶遇歹徒抢夺周雨寒的行李,陆恺见义勇为帮助周雨寒缉拿歹徒。在两人的密切配合下,这个抢包的小毛贼三两下就被制服了。抓贼过程中,周雨寒对充满了男人味的陆恺暗生情愫。

  公安局食堂里,许多警察们纷纷指责食堂管理员曹创做饭难吃,面对众人的怒斥,曹创委屈地静立一旁手足无措。陆恺看不下去,为曹创出头解了围。

  深夜,陆恺与曹创约酒言谈。两人是旧时,言语之间便回忆起了当年死去的兄弟,春城市电厂厂长崔熙正的的儿子崔圣文。时光回溯,一九四九年春城解放前夕,时任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沈阳站站长的崔圣文决定投诚共产党,发送密函给了陆恺。喜出望外的陆恺在收到密报之后赶去接应。然而此时,时任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沈阳站电讯科科长的曹创却截获了一份秘密电报,称投诚的崔圣文将被截杀在半途,慌忙之下匆匆赶去营救。在半路上,一伙假扮的解放军拦住了崔圣文的去路,崔圣文所乘的汽车也在这是发生了爆炸,崔圣文消失在了一片火光之中,恰巧赶至的陆恺也因为爆炸波及而身受重伤。随后赶到的曹创来晚了一步,只来得及救下重伤的陆恺。这间事情,一直是两人心里的隐痛,也一直是两人心中的一块心病。

  春城供销社的一大批物资在运输途中,于黑龙山被一伙山匪抢劫。春城市公安局在接到报案之后,派遣了陆恺和新到任的女干部周雨寒前去调查。就在二人驱车将要赶赴黑龙山的时候,曹创火急火燎地赶来,请求陆恺捎带自己一程,一开始他以自己太久没出远门了想要散散心为由被陆恺拒绝了,随即说自己听闻黑龙山一带的香菇木耳什么非常好,想采购一些为警察们换换胃口。陆恺没有办法,只好带上他。

  勘探了现场的周雨寒和陆恺发现,现场被炸毁的制式军用车辆破损严重,显然山贼的火力极其强悍。并且还发现了其他的蛛丝马迹:首先,枪弹是从美式汤普森冲锋枪里射出的;其次,现场的脚印均是美式作战靴踏出来的。所以两人敏锐地觉察到,这伙土匪很有可能是一支国民党残余部队。陆恺由此怀疑这极可能与军统的“惊蛰”行动有关联。

  对于陆恺异于常人的敏锐直觉,军统警惕不已。毛人凤下令“二叔”尽快想办法除掉陆恺。

  收到了假消息的张倩倩被杀害在了公园里,经过检验子弹是从陆恺的配枪中射出的。一时间,陆恺顿时陷入了重重漩涡当中。春城市公安局周局长下令,立刻逮捕犯罪嫌疑人陆恺。

惊蛰第3集剧情介绍

  

  周局长在经过几番斟酌思量之后下令,立即逮捕陆恺。刘宁和周雨寒听了一时错愕,尤其是周雨寒,脸上露出了百般的不情愿。刘宁也愣住了,想来亲自逮捕昔日的同事,无论如何也是一个艰难的决定。随后,在经过周局长严肃的敦促之后,两人只得就范。

  大批的警力马上包围了陆恺,而此时此刻陆恺正在办公室接听电话,忙于公务。见到气势汹汹来者不善的一大帮警察,手持冲锋枪将自己团团围住,陆恺放下了电话。刘宁开门见山地向陆恺道明了来意,说陆恺因为被怀疑枪杀张倩倩而被批捕,陆恺感觉难以置信。

  刘宁表示,没有上头的命令,自己自然也是不愿意逮捕陆恺的。他知道陆恺的身手高超,但自己也是带了荷枪实弹的警察来的,如果陆恺拒捕企图逃走,那恐怕是要吃亏的。可没曾想到,陆恺随即两三下就反转了情形,一下子就制住了刘宁,并以此相胁其余警察退开。就在这要紧关头,周雨寒赶到,劝说陆恺放下武器。陆恺对周雨寒同样也有好感,几番思考之下,还是选择了放下枪,服从拘捕。

  审讯过程中,陆恺吊儿郎当,百般地不配合,使得审讯工作无法进展顺利。周雨寒询问陆恺当初在军统沈阳站当卧底的时候的曾用名与代号,陆恺表示这是纪律,无可奉告。刘宁随即表示,自己怀疑陆恺当初在国民党军统沈阳站做卧底的时候,可能就已背叛了党组织,陆恺听了激愤不已。但是在接下来深一步的调查中,警惕的陆恺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多透露更多的机密信息,只是心不在焉地回答着。

  审讯告一段落,刘宁与周雨寒去向周局长汇报情况。刘宁此时非常怀疑陆恺的身份,他认为陆恺是那个杀人凶手确凿无疑。但是,周雨寒却不相信人是陆恺杀的,她认为陆恺没有任何杀人的动机,自然而然地,她也不相信所谓陆恺早已叛投国民党的推论。周局长对此态度持中,表示这件事情一定要倒查清楚再下结论。

  随即,周雨寒和刘宁赶赴医院调查收集目击证人齐师傅的口供。齐师傅表示案发时候,自己正在不远处钓鱼,隐隐约约间看见一个身着警服、身材魁梧的男人走过去,随即齐师傅只是说了几个指向性极强的关键词:“农村媳妇”、“争执”……其余的,齐师傅一概表示记不清楚了。所有的矛头自然而然地全盘指向了陆恺。离开不久后,在半路上,周雨寒对齐师傅的证词产生了怀疑,连忙掉转头回医院。

  可是,当两人再次返回医院的时候,齐师傅齐绍辉的病床早已空空如也。护士说,齐师傅刚刚被家人接走出院了。联想起先前齐师傅说自己孤苦伶仃,无儿无女的说辞,周雨寒顿时更加怀疑。

  周雨寒和刘宁开车去追,可是这个齐师傅已经在半路被人灭口了,一下子,死无对证。

  陆恺的童养媳红姑大闹春城公安局,要求放出自己的丈夫陆恺。刘宁苦苦劝说她不听,只得威胁她再这样下去,就要拘捕她。谁知泼辣的红姑一把揪住了刘宁的衣领死死不撒手,刘宁一时间动弹不得,尴尬不已。后来,在周雨寒的耐心劝解下,红姑这才罢休。

  被关押起来的陆恺,在监狱里遇到了其他几个犯人的合伙挑衅。那几个犯人仗着人多势众,就要羞辱陆恺,谁知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被身手不凡的陆恺一一打趴在地上,哀嚎连连。

惊蛰第4集剧情介绍

  

  看守所里,刘宁和周雨寒再次提审陆恺。这次,刘宁向一头雾水的陆恺说明了张倩倩之死的前因后由。刘宁说,张倩倩之所以去公园是因为她收到了一束花,而花中留了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着“我不该对你发火,今晚演出结束后解放公园见,不见不散。”,而卡片上的字迹,赫然正是陆恺的。陆恺一开始直呼扯淡,可是随即在经过一番仔细的思量之后,居然态度骤然反转,开始对自己的“犯罪行径”供认不讳,甚至仔仔细细地供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以及详细的时间轴。

  从看守所出来之后,刘宁兴奋不已,觉得陆恺这是理屈词穷彻彻底底地输给了自己。但是周雨寒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陆恺突然的供认不讳极其可疑,极其值得仔细琢磨推敲。

  深觉此时有蹊跷的周雨寒质问周局长,她怀疑周局长与陆恺只见应该是商量好了什么,两人肯定有事瞒着自己。几番犹豫思考之下,周局长终究还是没有把真相告诉她。

  深夜,春城市公安局。省公安厅的李厅长对周局长说,周雨寒的父母为着建立新中国的伟大事业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是可歌可泣的烈士。他交待周局长,一定要好好栽培周雨寒,以告慰烈士的在天之灵。李厅长还表示,已经动用了卧底人员“老姨”潜入到了国民党军统保密局的“惊蛰行动”当中。

  红姑在居委会帮忙,参加支前活动,体力不支昏厥了过去。周局长带着周雨寒等人去医院探望她,但是病床上却没有人。随后红姑回来了,称自己是去给陆恺买东西,但是迷了路。周局长觉得红姑堪称家眷中的典范,积极参加支前活动,任劳任怨甚至还累倒了。随即,周局长询问红姑有什么困难需要组织帮忙解决的。红姑思考了半天,才支支吾吾不好意思地说,想要去探望探望陆恺。

  国民党军统前特务毒龙前去投奔黑影人领导的忠义兄弟会。原来,这个忠义兄弟会的领导人正是当初被认为死于汽车爆炸的崔圣文。崔圣文还活着,只不过悄悄地活动在暗处,经营着忠义兄弟会这一组织。崔圣文怀疑毒龙的身份,毒龙随即以投名状示诚成功加入了忠义兄弟会。

  这个特务毒龙,却正是“惊蛰”行动的总指挥—— “二叔”的爪牙。毒龙向“二叔”汇报说,黑影人组织的忠义兄弟会无帮无派,也没有国民党中统的卧底。随即,“二叔”安排毒龙进行在看守所的“捞鱼行动”。

  曹创来到看守所看望陆恺,并且向陆恺透露,自己发现了一个可疑的电台频道。据此,曹创怀疑日本的间谍代号“麻雀”又开始了活动。正是因为这个“麻雀”,才导致当初的崔圣文夫妇“遇难”。

  挪用公款的曹创被查,周局长命令将曹创停职查办。

  在看守所里,陆恺在发现一个奇怪的日本老头,名叫山口俊一。据监狱里其他略微知情的犯人称,这个日本老头先前是一个教授,因为一件不可告人的事情而坐牢,他的身份十分神秘。

惊蛰第5集剧情介绍

  

  周雨寒先入为主把陆恺视为坏人,认定陆恺杀害了张倩倩。陆恺如实向周雨寒交待已知的线索,强调自己对猪肉过敏。周雨寒没有相信陆恺交待的证词,亲自走访陆恺的妻子红姑,从红姑嘴里打探陆恺的底细,红姑透露的信息跟陆恺招供的内容有出入,这更让周雨寒加深了对陆恺的猜疑。

  毒龙接到命令,委派手下混入监狱救出山口俊一。癞疤脸在监狱带领手下围攻陆恺,欲置陆恺于死地。陆恺身手不凡以一敌十,杀死了癞疤脸的几个手下。毒龙一行人趁乱救走了山口俊一,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黑衣人崔圣文在半路上俘走了山口俊一。

  监狱发生二起动乱,一起动乱是癞疤脸带头闹事,一起动乱是山口俊一越狱。周局长命令下属刘宁押送陆恺去省城监狱,囚车在路上遭到不明武装力量袭击,刘宁带头下车应敌,陆恺与癞疤脸等犯人趁机跳下囚车逃之夭夭。

  刘宁犯了严重过错,返回总部向周局长认错,周局长得知陆恺逃走了,火冒三丈命令刘宁在各处公共场合张贴通辑陆恺的告示。

  红姑浑然不知来监狱送饺子给陆恺,从刘宁嘴里得知丈夫陆恺逃跑了,吃了一惊,没有心思再跟刘宁闲聊。

  周雨寒为人警惕,意外发现会议室里面被人秘密放置了高级窃听器。周局长正在开会,误以为周雨寒开小差欣赏花朵,训了周雨寒一顿。会议结束,周雨寒怒气冲冲向周局长汇报查出各处工作场合发现窃听器,她怀疑内部有奸细。周局长这才意识到错怪了侄女周雨寒,满脸堆笑化解尴尬。多年以来,周局长含辛茹苦抚养失去双亲的侄女周雨寒,一直视其为己出,对其宠爱有加。

  陆恺杀掉了一个追杀自己的女杀手,周雨寒赶了过来,认定陆恺滥杀无辜,陆恺从女杀手身上搜出了一封委派信,证明女杀手是特务。周雨寒始终不相信陆恺是好人,不由分说欲拿下陆恺,两人在房中交起手来,陆恺三拳二脚制服了周雨寒。

  外号叫“二叔”的马掌柜与吴四见面,代表上头提拔兄弟会。吴四代表兄弟会跟马掌柜谈判,马掌柜获得了跟兄弟会领头见面的机会。

惊蛰第6集剧情介绍

  

  兄弟会头领崔圣文约定与马掌柜在破庙相见,但他没有现身,而是藏在暗处与马掌柜谈话。其实马掌柜不是“二叔”,崔圣文识破了马掌柜的身份,对国民党的诚意提出了质疑,要求与“二叔”面谈,否则兄弟会绝不可能归属国民党。

  曹创在李厅长的委派下假装徇私舞弊被公安局开除,引起了国民党特务头目二叔注意。二叔安排邱拂尘试探曹创的底细,邱拂尘派了两个手下装扮成公安局士兵,在山上找到了烤火睡觉的曹创,指责曹创背叛共产党。曹创识出眼前的两个人是国民党特务,计上心来开枪击毙其中一人,另外一人见状吓得掉头就跑,消失在树林里面。

  曹创成功骗到了二叔的信任,二叔通过邱拂尘约曹创在河边见面,曹创见到二叔之后发牢骚倒苦水,嫌二叔调拔的行动经费太少了,至少要加一倍才行。二叔拿贪得无厌的曹创无可奈何,时值党国用人之际,二叔向曹创妥协,同意想办法再调一倍的行动经费给曹创。

  周雨寒经过调查,推断杀害张倩倩的凶手不是陆恺,而是红姑。其实陆恺跟曹创一样,在上级的安排下假装与组织反目,寻找机会打入国民党特务内部。

  崔圣文囚禁了山口俊一,故意提起山口俊一有一个女儿,山口俊一认定女儿死于美国投放原子弹,崔圣文指出山口俊一是细菌专家,日军侵华战败之后,在中国埋藏了大量细菌武器。

  吴四在山中巡逻,发现了陆恺,吴四怀疑陆恺是共产党派来的奸细,欲枪毙陆恺。崔圣文赶了过来认出了陆恺,惊喜交加称呼陆恺为二哥。当年崔圣文欲投靠共产党,陆恺骑马迎接崔圣文,不料有人在路上放置了地雷,崔圣文猝不及防险被炸死。陆恺也被地雷炸伤差点丢了性命,他怀疑是日本奸细搞的鬼。崔圣文一直对自己投靠共产党遇袭耿耿于怀,怀疑共产党言而无信。陆恺再三强调共产党绝不可能欲置投诚的崔圣文于死地。

网络微评
? ?